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ina.r001中国一号

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日志

 
 

煤都电荒  

2010-01-11 23:28:13|  分类: 时政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煤都电荒

                      见习记者 王秀强 太原报道 2010-01-08 

    核心提示:坐拥煤海的山西出现缺煤并拉闸限电,并非“硬缺电”,某种程度上是此轮“国进民退”式重组的并发症。

    煤炭产业“大佬”山西也撑不住了。
从1月5日起,太原供电分公司发布“限电令”,对部分高能耗企业实施拉闸限电,同时对市内40余家高耗能工业企业实施“开三停四”的限电措施。
    太原是此轮电煤紧张中山西第一个拉闸限电的城市。但告急的不止太原一地。
“当前山西大部分发电企业存煤已经处在警戒线以下,多家电厂因为无煤而出现连续停机现象。”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理事长李建伟说。
山西,中国产煤第一大省,坐拥煤山煤海,缘何缺煤限电?何况,山西并非“硬缺电”。据山西省电力协会统计,当前山西电力装机容量超过4200万千瓦,而山西的电力需要不过3000万千瓦。
那么,煤海煤荒的谜底在哪里?
“只够烧两天”望着4万平方米空荡荡的储煤场,商锡仁心急如焚。离他不远处,电厂发电机组仍在运行,但他不知道这种运行还能维持多久。
商锡仁是太原第二热电厂燃料中心书记,分管党建工作的他已经连续一个月奔波在外。当前的电煤供应形势是他从事电力工作20年以来所遇到的最严重的一次。
现在,太原第二热电厂随时都有缺煤停机的危险。该电厂电煤库存只剩下3万吨,远低于警戒线,“只够烧两天。”商锡仁说,第二热电厂一天电煤消耗量为1.4万吨,正常存煤量是10万吨,保证一周发电需求。
而第三天的煤源迄今仍未落实。燃料中心主任侯三中带领中心所有工作人员奔赴山西省内外各大煤炭企业找煤。寻煤足迹还延伸到了陕西、内蒙。
太原另一主力电厂——太原第一热电厂,电煤库存也只能维持四五天的需求,1台30万千瓦机组因缺煤而在不久前停机。第二电厂的五台机组仍在硬撑,等待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
“一旦电煤供应中断,电厂将采用劣质煤作燃料,甚至计划用油为燃料发电。”大唐集团山西分公司燃料部负责人说。
如果采用劣质煤做燃料,将对机组设备尤其是锅炉过热器造成严重磨损,将造成机组使用年限大大缩减。目前,许多电厂竭力压缩机组检修费用,也将给未来电力安全生产带来隐患。
小煤矿留下的缺口煤炭减产,电煤大量外流,被认为是山西电煤紧张的重要原因。
产煤量下降,肇因于2009年开展的煤炭资源整合重组。“重组后,山西煤矿资源的集中度提高了,但煤炭产量并没有相应提高。以往,山西电厂主要依靠地方小煤矿供应电煤,现在小煤矿关闭,省内大煤业集团短时内又不能弥补供应缺口。”李建伟说。
山西煤炭工业厅的数据显示:2009年1到11月份,山西煤炭产量累计完成54927.61万吨,同比减少2964.12万吨,下降5.12%。

 “近几年来,省内大矿产量虽有所增加,但是增加的产量,主要用于扩大钢厂洗精煤和省外长距离运输的电精煤,省内发电厂所需要的动力电煤并没有增加。”李建伟说。
“现在省内煤炭供应非常紧张,一些大型煤矿根本没有库存,”商锡仁说,“这在以往是很罕见的。”
尽管如此,根据山西电力行业协会的估算,山西每年7~8亿吨的产煤量,仍然足以应付本省8000万吨的电煤年需求量。但省外购买力的介入,一下使天平倾斜了。
“山西省内大型煤矿多与省外电厂签订长期供应合同,省内电厂获取的资源有限。我们与煤矿有长期的合作关系,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煤炭合同的履行率非常低。”太原第二电厂负责人说。
眼下全国电煤紧张,“全国烧山西”,山西煤矿成了各省份的“救火队”,却不能保障本土的供应。
山西煤炭工业厅对外表示,2010年全省煤炭产量将控制在7亿吨左右,同比增长8000万吨;2010年煤炭出省销量4.8亿吨,比2009年增加6000万吨左右。
“从中可以看出,增长的部分主要用于出省,如果再考虑往年小煤矿产量统计上的误差因素,今年省内供应量实质是减少的。前几年煤炭企业洗煤后的副产品——洗中煤和泥煤还可部分供应电厂,目前各煤炭企业都有了自己的发电厂,副产品大部分内部自行消化。”李建伟说。
煤荒就这样渐渐浮出水面。为应对紧急局面,李建伟所在的山西省电力协会已向政府建议抓紧时间恢复地方小煤矿生产,以减轻省内缺煤压力。
电改破冰催化剂?
在李建伟看来,这轮电煤荒,只不过是固有的老矛盾在特殊条件之下的一种比较极端的爆发。
“根子在于煤炭供应不能满足需求、煤价飙升,以及‘市场煤、计划电’体制下火电厂对煤价变化的弱承受力。”李建伟说。
在计划经济时代,山西的电厂因守着一座座煤矿而享受了多年的低价煤。为了考虑区域间平衡,山西发电企业上网电价整体低于其他省份。
“随着煤炭定价改革的推进,‘计划电’和‘市场煤’矛盾加剧。即使经过两次煤电联动,但电价上调幅度远远落后于煤价增幅。目前,山西发电企业标杆电价比省外至少低了0.1元。”李建伟说。
“低0.1元意味着,省外电厂对煤价的承受能力至少比山西电厂高200元/吨。这导致外省电厂高价从山西购煤,也导致了山西电厂无煤可购。”
根据中国煤炭市场网统计显示,从2009年初到现在,山西电煤平均价格上涨150元/吨,在进入2010年后的不足10天里,电煤价格又上涨40元/吨。
煤价飙升和电价滞后之下,电厂的亏损在蔓延。
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统计显示,2008年,省内20个重点监控发电厂有17个亏损,3个基本持平,亏损面占到85%,超过全国70%的亏损比例。

 亏损打击了电厂的购买力。“以一周10万吨电煤储量计算,当前电煤平均价格500元/吨,则电厂就要支付5000万元。”大唐集团山西分公司燃料部负责人说,由于现金流压力大,电厂没有存煤的动力。”
为此,李建伟认为,解决煤电矛盾的根本办法是加快电力的市场化改革,实行竞价上网。他建议,国家应该尽快放开电价。只有放开电价,电厂才会通过竞争降低成本,求得效益的最大化,才能彻底缓解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
“发电厂实行竞价上网后,起初可能会短期地出现各方所担心的电价上涨的现象,但随着配套措施的完善,电价最终会下降。”李建伟说。
以厂网分开为例,分开后由于竞争激烈,火电厂造价大幅下降。实行竞价上网后,不但不会出现电价大幅上涨的情况,反而可能因为电厂激烈竞争使电价过低。“届时,政府还需提高上网电价,防止恶意竞争加剧。”
电煤联动难以一步到位,山西省电力协会提出折中措施。他们建议,政府协调国家经济运行宏观管理部门,尽早实施山西区域性电价调整;在电价调整之前,由财政对省内火电企业实行补贴或暂缓征收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在电价调整之前,对电煤实行最高限价,缓解火电企业的经营压力。
除此之外,另外一种观点正在为发电企业和电力专家接受,即国家可以适当提高上网电价,同时保持对用户的销售电价不变。此举目的是,让电网公司与发电企业共同分担煤炭涨价所增加的经营成本。

【21世纪网】本文网址:http://www.21cbh.com/HTML/2010-1-11/161433_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